铁杆国际

它改直辖市,曾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2020-03-03 10:27:00

  1997年3月14日,下午3时50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现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宣布:开始投票表决《铁杆国际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

  3时54分,会场大屏幕显示出投票结果:2720人出席,其中2403票赞成,148票反对,133票弃权,36人未按键。乔石宣布:“通过。”

  虽然当时还没有媒体直播这一刻,但喜讯立刻传到重庆,那里的大街小巷很快挂出标语:“我们直辖了!”

  3个月后,1997年6月18日,重庆直辖市正式挂牌成立。从此,重庆成为继北京、天津、上海之后的第四个直辖市,也是我国最年轻的直辖市。

  重庆直辖,曾是国家机密

  曾经,重庆直辖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保密,一直是重庆直辖筹备工作组的严格要求。事实上,相关的调查论证工作早已秘密展开。中央正式酝酿设立重庆直辖市是1994年。

  这一年,曾是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之一的孙秀东还只是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审核处副处长。这年秋天,国务委员李贵鲜突然向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借”人,孙秀东就这样被借调到国务院,参与一项秘密工作。

  孙秀东被告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小组,论证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可能性,他要参与收集第一手资料并起草方案。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十分敏感,该调查当时被视为国家机密。

  1995年,中央派人到四川进行调研工作。

  “当初对重庆进行直辖调研,连我们部长都不知情。”孙秀东回忆,当时到四川、重庆调研,都是以检查民政、人事工作为名,暗中从事相关走访考察。主要是避免类似“三峡省”那样的事情发生,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了了之,影响社会稳定。

  调研工作高度保密,且非常低调,但泄密的事件还是发生了。1996年春天,香港的报纸发布了一个消息———内地准备设立重庆直辖市,连区划示意图都刊登了出来。后来查实,是某地方报纸的负责人违反纪律走漏了消息,该负责人因此受到处分。

  “小马拉不动大车”,4套方案优中选优

  经过一年半调研,前后共设计了4套方案。

  一个方案是以三峡库区为中心建立一级行政区,成立省或者直辖市,包括湖北宜昌,也就是和之前的所谓“三峡省”模式差不多。第二个方案是,除了把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等划过来外,还把广安、达川、南充等也拿过来。第三个方案是,直接把老重庆地区升格为直辖市。第四个方案,即现行的重庆市区划,老重庆地区、黔江地区、涪陵市、万县市合在一起成立重庆直辖市。

  经过进一步筛选淘汰,最终是第四套方案(“小方案”)获选。对此,国务院总理李鹏给出的理由是:“小马拉不动大车。”

  重庆直辖市的方案是经过精心设计、科学论证的,最终的方案最适合重庆的发展,也带动了民族地区和三峡库区各项工作的开展。

  为什么要设立重庆直辖市?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重庆在建国初期,曾是中共中央西南局和西南军政委员会所在地,为中央直辖市,1954年改为省辖市。

  为什么要重新设立重庆直辖市?我们可以从1997年,国务委员李贵鲜在八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上作的说明中找到答案。

  设立重庆直辖市是国家为加快中西部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所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这样做的考虑是:

  第一,有利于充分发挥重庆市作为特大经济中心城市的作用,带动川东地区以至西南地区和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重庆市与西南各省和长江上游地区有着密切的联系。以重庆市为中心,川、黔、滇三省部分地、市参加的重庆经济协作区多年来的工作,促进了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商品流通。设立重庆直辖市,有利于进一步发挥它的区位优势、“龙头”作用、“窗口”作用和辐射作用。

  第二,有利于加快四川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步伐。四川省由于所辖人口过多和行政区域过大,给行政管理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一定的困难。设立重庆直辖市,有利于四川省集中精力抓好其他地区,特别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工作。

  第三,有利于三峡工程的建设和库区移民的统一规划、安排、管理。现在的重庆市和万县市、涪陵市的移民任务,占三峡库区的2/3以上。设立重庆直辖市,将移民工作统一管起来,有利于国家对三峡库区开发性移民政策的落实、资金的统筹安排和管理,有利于把移民工作做得更好,促进三峡工程建设。

  那为什么设置为直辖市而不是省?

  说明中这样解释:

  在方案酝酿过程中也提出过设省的方案。经过反复调查、论证、比较,从稳定全国行政区划的大局出发,认为四川省的格局不宜作大的变动。同时考虑到,如果设省,难免要建立一整套省级机构,增加编制,增加非生产性建设和行政、事业经费,势必耗费财力;设省后重庆作为省会城市,不但与省机构重叠,也不利于发挥它在长江上游和我国西南地区中心城市的作用。所以,在认真权衡各方面因素之后,选择了设重庆直辖市的方案。

  一个崭新的重庆诞生了

  1997年初,国务院认为,设立重庆直辖市的条件已经具备。2月27日,国务院向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提出了《国务院铁杆国际请提请审议设立重庆直辖市的议案》,经常委会审议,决定提请八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

  同年3月14日,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铁杆国际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

  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铁杆国际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四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

  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了国务院铁杆国际提请审议设立重庆直辖市的议案,决定:

  一、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撤销原重庆市。

  二、重庆直辖市管辖原重庆市、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所辖行政区域。

  三、重庆直辖市设立后,由国务院依据宪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对其管辖的行政区域的建置和划分作相应的调整。

  5年、10年、20年,时光流转,一座秀丽的山城自此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1996年,直辖前的重庆GDP只有1315.12亿元。而今,重庆GDP增速多次领跑全国,2017年GDP达到19500.27亿元,在全国主要城市GDP总量排名中占据第五名。

  直辖前,重庆交通发展十分滞后。直辖后的首任重庆市长蒲海清,曾在文章中给了人们一个“对比组”:直辖之初,重庆高速公路不到90公里。2017年12月26日13时,随着九永高速(九龙坡到永川)和万利高速(万州到湖北利川)重庆段建成通车,重庆高速路里程突破3000公里,达到3023公里。

  还有铁杆国际肉眼可见的变化。比如,重庆的高楼越来越多了,重庆的江景越来越美了,重庆的公园越来越多了,重庆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视频新闻